武当道家养生网

神仙眷属丹法蠡测

文/盛克琦

“神仙眷属”丹法,据云是“彼我两益”、“双修双成”,男女平等,被道门称作“夫妻俱仙”法门,有葛(洪)鲍(姑)、刘(纲)樊(云翘)的故事传为佳话,令人羡慕。

历来道教人物对“神仙眷属”丹法的认识

陈撄宁先生早年在《扬善》、《仙道》杂志中曾撰文非常推崇此种丹法,称“人元双修,即夫妇同修同证之法,且非生有夙慧者不能行,非夫妇二人程度相等者,则必遭对方之掣肘,而亦不能实行。故必遇上上根器,而且夫妇二人一心一德者,方许传授”。

又批评说:“道教全真派,即是模仿佛教而作,是后起的,不是古法。古法修炼,皆是夫妇二人同心合意,断绝俗情,双修双证,与孤阴寡阳的制度大相悬殊。刘纲、樊云翘二位,乃夫妇双修中最负盛名者。至于北七真中,如马丹阳、孙不二两位,未免沾染佛教的习气,要讲究抛家离室,各走一边,已失却古神仙的风范了。”(《道教与养生•答复苏州张道初君十五问》,439、440页,华文出版社,2000年第2版)

卿希泰教授主编的《中国道教史》曾评陈撄宁“所称的夫妻“双修双证’‘人己两利’的‘上上等的法子’,是严格意义上的‘双修’,诚如陈所说,只有口传而无笔录,而且据我们所知,在道教内丹学史上是陈撄宁第一次介绍了这种方法,尽管他语焉不详。”(《中国道教史》第四卷,409页,四川人民出版社,1996年第2版)这种丹法是否存在?是否如陈撄宁所说只有口传而无笔录?我以为这种丹法是客观存在的,在丹经中也可以捕捉到她的光影,惟近世丹家罕有论述罢了。

李涵虚也有关于“神仙眷属”的描述,“奇哉张古老,携妻种园瓜;幻哉伊用昌,与妻唱云霞。两贤皆艳色,世外叹情赊。至人无欲念,淫根断莫邪。我爱古仙人,仙女为浑家。”(《道情诗词杂著》)《金丹真传》也有:“冥冥之中,默相感召,降生龙女”之说。

女真孙不二(1119-1182)也讲:“蓬岛还须结伴游,一身难上碧岩头。若将枯寂为修炼,弱水盈盈少便舟。”(《不二元君法语•女功内丹》)可见丹道中确有“神仙眷属”丹法之说。马丹阳其妻孙不二于1175年由山东来长安,和马丹阳相遇,马丹阳以《炼丹砂》相授,劝其共修丹道,也透露了个中消息。其词云:“奉报富春姑,休要随予,而今非妇亦非夫,各自修完真面目,脱免三途。炼气莫教粗,上下宽舒,绵绵似有即如无,个里灵童调行动,得赴仙都。”结合孙不二的丹诗,我们可以看出奥秘了。“神仙眷属”丹法,起首要求是“各自修完真面目”,然后方能“蓬岛还须结伴游”,从而救治“一身难上碧岩头”的孤阴寡阳之弊端,因此陈撄宁先生批判马丹阳、孙不二两位“已失却古神仙的风范”也未必尽然。

神仙眷属丹法蠡测

孙不二画像(资料图:图源网络)

道光年间闵一得(1748-1836)编著《古书隐楼藏书》,称有“马丹阳《还原秘旨》功法”传世,谓《女宗双修宝筏》、《女修正途十则》是“不二圣姑,郑重宣示”之灵文,“意在直泄,毋复假名易号,重误后人”。云:“孤修非至道,同类自相须,身外有身者,形忘堪事诸。其诀曰:乾元得自顶,坤元失自牝。人元遍大千,三元一心领。不外心寂虚,不外身无梗。动静合真常;我无元自并。元并一亦并,一元即情性。情乃性之元,性为才共禀。能无元一化,自超无上品。是乃玉清神母之懿旨、不二圣姑之口授也。”(《女宗双修宝筏》)虽似有假托之嫌疑,然也非空穴之来风,所以可以从《古书隐楼藏书》中揆其消息,其中有“深耕以置种,假幻以钩玄”之诀,邱长春曰:“深耕则易褥,布种为钩玄。识得玄中奥,人元遍大千。”(《尹真人东华正脉皇极阖辟证道仙经》)

闵一得在《修真辩难参证》中云:“置种等诀,有力者预谋元种,无力者寂隐市朝,至上莫如净结无遮佛会。谋成、隐成、结成,各自有无上上大用。所谓置种者,乃构生龙活虎于丹室,用以感致真元。男则致夫坤元,女则致夫乾元,两元气感交于虚际,必有所生。吾用我媒,引至个中结成夫妇,是为神仙延年而已”。虽云“阴阳双修”,却非彼我“同类阴阳”作用,而是虚空中“同类阴阳”作用,是“在先天中讨同类”,不在色身上讨便宜,谓:“大地生人,龙虎无量,其中合星命潮者,亦自有无量数可接可取”,“然此采法,岂仅不宽衣不解带哉!鄞鄂宽广,百里之内,不面不期,如磁吸铁,而迩若同座也。惟‘玄关窍’开者,行乃不妄,亦不幻也”(《修真辩难参证》)。

薛心香撰,经闵一得鉴定的《金仙直指性命真源》中论述较详,曰:“盖男秉乾体而生,中一动则为阴,其象为离,外阳而内阴也;女秉坤体而生,中一动则为阳,其象为坎,外阴而内阳也。此寄体也,变动之妙也。

夫妻双方需要修炼程度相等

《悟真》所谓:‘离居日位反为女,坎配蟾宫却是男”者,乃受寄也,本体也。故男之所修以成,内寔真阴,虽能出神入化,不过阴神。外体虽乾阳,而中已成坤阴,未能复乾,非正位也。女之所修以成,虽属真阳,然其体秉坤而来,中阳亦非正位。故必使阴阳互交,各正性命,方能彼此两得。然此互交,非有为之神交,乃自然之神妙。

今人但知有五千零四十八卷真经,为‘白虎首经至宝’,固虽亦是真阳,孰知自神未妙,得来亦属平常。况凡母之物,岂能成出神入化之宝乎?果得之,亦不过添油接命之物。盖金丹之母,乃先天真一之炁,是天地未分以前之物,人能虚极静笃,自然复得天地未分时之境象,则此一炁自来,又何用以法取耶?即此首经至宝,一出窍时去地五丈,旋化入太虚,与先天之真一合为一矣。故太虚之一,与此真一无二无别也。

《法华经》中,灵山会上,釋迦说法,龙女献珠,此真正金液大还丹之妙义。盖龙女已非凡间之女,乃神女也。龙之为物,神妙莫测。彼之应感,而献之珠,是以积修所成,强名曰珠,不敢拟议,乃以五千零四十八卷首经喻之,盖表非矫揉而出之妙义焉。古哲谓之正元珠,以其光华如月,故又名曰夜明珠。天地坏而此珠不坏,万劫长存,修者得之,始可形神俱妙,与道合真。丹书所云‘金液大还丹’者,此也。吾今试以彼之元珠呈象而妄言之,其珠之呈象也,如‘一轮红日悬天际’;我之元珠呈象也,如‘月到中秋分外明’。譬之两镜相对,光自交互,乃真日月合璧也。

神仙眷属丹法蠡测

一轮红日悬天际(资料图:图源网络)

何以得有此征而不失,乃得于‘不识不知’,不失于‘顺帝之则’,融化于无声无臭,所谓‘妙合而凝’也。盖彼之珠乃真阳,我之珠乃真阴,阳见阴,阴见阳,必相吞吐,此之谓‘神交’,又名‘乾坤交姤’。然一神交罢,彼之乾阳归我乾体,我之坤阴还彼坤位,各自互归,如客返家然。故曰‘归根’,又曰‘复命’,其寔各正性命,彼此两得,皆成无上金仙。”

从以上研究可以知道,惟是男女双方、彼我两家,“各自修完真面目”,各自完成“内丹”。乾以凝汞积真阴,成为仙人;坤以含铅聚真阳,成为仙女。有得仙女,才能“我爱古仙人,仙女为浑家”,结为夫妻,成为神仙眷属,以图“蓬岛还须结伴游”。

该派丹法男女二人必须“各自修完真面目”,程度相等,要求“男子修成不漏精”(“至人无欲念,淫根断莫邪”),完成“炼精化气”,并有“三断三化”之说;要求“女子修成不漏经”,完成“炼经化气”,才能用此阴阳功夫,达到实现“神交”的目的,阴阳交感而结金液大还丹。因其对男女二人的资质要求甚高,且同心合德之人难遇,古今罕有成者。(编辑:赵青)

神仙眷属丹法蠡测

(腾讯道学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文:盛克琦。)

来源武当道家养生网 www.wdy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