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当道家养生网

魂系武当

  道教动态:网站小编婷婷据网络最新关于“魂系武当”报道资料整理发布相关细节内容!

 

暮霭沉沉赏大岳

 

 翠谷秘宫

  在越来越物化的现代商业城市中,谈论 “灵魂”似乎是一件近乎愚笨而又奢侈的事情。的确,在人潮汹涌的现代都市,尘世喧嚣,物欲横流,真情和爱正在大面积地坍塌和流失。很少有人还会有那些关于宇宙和人生的大彻大悟的思考?还会对人类命运和灵魂的皈依进行千万次地追寻和探究?我们被城市噪音污染已久的触觉,我们浮躁而骚动的灵魂太需要一种宁静和克制,太需要一方栖息的空间和皈依的净土。  岁月如白驹过隙,三十多年风雨的洗刷,已经将往昔的伤口与创痛悄悄抚平。随着岁月的星移斗转,在喧嚣的尘世中,对岁月的风云变幻似乎已经无动于衷。少年时那些纯真的向往,少年时那颗驿动的心,今天又落在何处?少年时所独具的那种精神,那曾经照耀在一代又一代青少年头顶的光芒,似乎已经在所谓的现代文明的冲击之下逐渐消失,似乎已经在城市的狂歌劲舞中被一点一点抹去。  然而,当紧锁在书房里的沉重的目光,移向噪蝉齐鸣的窗外,我的知觉似乎苏醒了,不用呼吸,只需静静地体验、感悟,便可以触摸到一种被现代人几近遗忘或曰忽略已久的那种精神,在肺腑里静静地流淌、滚动、直至沸腾……

 

雨后武当

 

云漫福地

  那是一个晨雾氤氲的清晨,我和几位文坛好友相约,一同前往久负盛名的仙山———武当山。远远地望去,仙山武当被笼罩在氲氤的雾霭之中,夜幕在轻轻拉开,晨曦正悄无声息地洒落下来。转瞬之间,朝霞挥动着浩大的羽翼,照彻了长天和大地,数十分钟前还是云山雾绕,顷刻间已是长空浩大、众鸟高飞。在久负盛名的武当山,春光灿烂,青松环绕,空山无语。一行人漫步登上天柱峰,在幽僻静雅的浓荫之下, “啪”的一声,一个久违的词———“灵魂”,在武当山跳了出来,惊醒了红尘中匆匆而去的脚步。一个词,在喧嚣的红尘中,在商潮滚滚的现代都市,显得无比庄严肃穆,又显得无与伦比的久违和珍贵……的确,只有在仙山武当,在此刻这样一个灵魂的圣地,我们才可能从喧嚣的尘世之中挣脱开来,完成从当下的现实存在到 “灵魂飞翔”的高度跨越,这是一方能够让灵魂真正得以栖息的空间和皈依的净土。在武当山漫游,就是一次灵魂的洗礼、一餐文化的盛宴。置身于那种忘我的氛围中,深深呼吸着那清新的空气,容易让人联想到舒缓而明亮的月光或者是细腻而光滑的瓷器。这清新、明亮而又舒畅的空气,像是一颗颗晶莹而圣洁的细雪,雪的寒冷、雪的严酷、雪的柔情,都在编织着一种凝聚天地的冷光。置身其间, “丝绸般的空气”和 “寂静的灵魂”共同展开了飞翔的翅膀,飞行在遥远的历史时空之中,让我们弱小的生命能够感受到天地博大的支撑与庇护。此时此刻,一种巨大的寒冷和悲怆瞬间掠过我们荒凉的生命,它在多大程度上抵达了人类精神的故乡。此刻李宗仁先生 “为寻胜景武当游,步步崎岖兴不休;四面烟峦归眼底,疏疏林叶万山秋”的诗句为我们散淡而从容的心境作了最为精辟的表述,雄踞在武当山顶,坐看世间红尘:潮涨潮落,云卷云舒……  二十一世纪清丽的阳光从武当山茂密的松柏丛林中折射出来,在氲氤的空气中旋转着它曼妙的身姿,惊起了游人们沸腾的目光。一群又一群的朝圣者从四面八方涌向武当山,他们追逐着灵魂的脚步,朝圣的心中,是否激荡起和我同样的激奋、同样的向往呢?

 

世外净地

 

晚霞碑亭

  灯光悠悠,夜阑无声。纵观几千年苍茫岁月,多少文人在仕途失意时的悲歌低徊在历史的幽谷。这么些年来,我一如既往地迷恋着诗和许多至善至美的东西,同时肺腑里也无可避免地沾染了许多尘世的灰尘。漫游武当山,我们的灵魂深处始终有一种不灭的文化、一种顽强向上的精神、一种不屈的生命张力,如此强烈地在心海里沉淀、翻滚、沸腾。当一个人灵敏的触觉在世俗中逐渐麻木、逐渐沉睡之时,如今,在武当山,心灵却被一种至善至美且突如其来的伟大力量怦然唤醒,犹如在我的精神境界里注入了一剂深刻的 “清醒剂”!  在武当山,当我们的目光穿过五千年的时空,触摸到灵魂深处的时候,我突然间顿悟:作为一个历史的见证人,我想只有自我意识和生命意识大觉醒的人,才能穿越喧嚣的红尘,显示出超然物外的从容,才能按自己的生命意向在尘世间潇洒脱俗、鹤立独行,成为人中之凤。就像是此时此刻的仙山武当,这是一种来自尘世又超然于物外的真性情,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自自然然的大气与从容,是一种文化的、美学的生命行为的展示。  无论岁月如何变幻,但我们应该始终坚信思想、精神和人格本身所特有的力量,并始终保持灵魂的纯洁、高尚与大美。拂去岁月的尘土,只有思想和精神的力量才能催人奋进。正如台湾诗人余光中所说:两千年的风沙吹过,一个铿锵的名字留下来。我想,惟有思想和精神,才能呈现其千年不灭的光芒。

 

云涌武当

 

飞瀑流泉

 

雾漫逍遥

  (图片由武当山特区摄影协会提供)

 

来源武当道家养生网 www.wdysw.com